券商公会理事长贺鸣珩指出,台股对公司治理要求较中国大陆、香港更严谨,不必担心台湾资本市场会被边缘化。他也会积极推动放宽证券业经营限制,让小型券商也能扩大产品销售范围,在股市不佳时仍有生存空间。以下为专访纪要:

问:怎么看待近年来陆股、港股对台股的磁吸效应?

答:我本身也是证券公司董事长,站在公司治理角度看,台湾不论是金融市场或证券市场都是在稳定中成长。

观察香港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,不论是财务面、业务面的管理都很松散,经常股价会大跌五成、七成,或是动不动就停牌,如果有融资借贷要怎么管理?

以元大证券在台湾、南韩、泰国等地的营运,就真没碰过这种挑战,因此台湾有IPO目标没关系,但我不认同香港的做法,上市公司可以随便停牌,这会使投资人承担最大风险。

问:如何为小型券商争取生存空间?

答:目前证券公司不论规模大小,都可以承做复委托业务,但现行规定国际证券业务(OSU)要有一定的规模才能做,甚至外汇交易券商要经过央行核准才行。其实应该推广走复委托概念,即不论大小券商都可多做一些业务,也就是复委托或IB代理的概念。

发行商要有一定的限制,但销售商应该不用。例如只要考到一张保险执照就能卖保单,为何还规定资本额100亿元才能卖,资本额2亿元的公司却不能卖;如果放宽规定,小型券商就可转型为一家财务理财公司,替客户量身订做退休资产配置。

以美国恒达理财金融服务公司来看,在美国、加拿大各有1.35万、600个据点,旗下拥有特许金融分析师(CFA)执照的员工高达1.6万人,有承做股票、债券、年金、信用卡等业务,并经营财富管理、退休安排等,虽然只是一个平台,但做的很成功。

如果可以放宽规定,不但能协助证券公司转型,也让业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,并将相关专业人才留在台湾。

问:为何将推动金融业监理原则衡平列为重要任务?

答:证券商是资本市场重要一员,肩负直接金融使命,不能在协助国内企业进行产业转型过程中缺席,但台湾间接金融比例过高,因此我极力呼吁应该重视直接金融与间接金融的衡平发展。

直接金融是提供资本市场及产业发展的强力后盾,有利扶植企业的成长与茁壮,也是金融体系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资本市场的管制严格与否,牵涉到吸引投资诱因是否能够建立,如果主管机关考量金融各业衡平性,且监理与发展并重,持续政策开放、业务开放及松绑法规限制,证券商就可善用本身的资本、人才、经验及通路来提升竞争力,以因应台股后续发展。

国内证券商合计净值4,900多亿元,是资本市场的火车头,最了解资本市场,也能以现有的自行开发新产品know-how、人力及通路等资源,将全方位的资产管理专业充分应用发挥。

但主管机关对证券、期货、投信、银行、保险等主要金融业别的财富管理监管不一致,造成证券商受限于既有分业管理而失去发挥的空间。

建议监理原则采取金融业发展与衡平监管并重的方式,让全体金融业者可共同经营资产管理业务,证券商可担任资本市场火车头,引导资金与国内产业结合,打造台湾成为亚洲理财中心。